当前位置:首页 > 队伍建设 > 警察故事

天网

发布时间:2017-07-07 08:23 作者:武工轩 来源:武威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:

  这天晚上,喜酒喝干,参加婚宴的宾客醉醺醺离开饭店。新郎任贵送客出门,转身刚要回房,突然拥上来几条汉子。
  叫什么名字?
  任贵下意识说出名字,双臂已被反剪。
  干什么抓我?
  你自己知道!走!
  瞬间,一个黑布头套隔绝了婚庆的霓虹。任贵跌跌撞撞上路了。他担心新娘受不了这意外的打击,痴情地喊着,红红,红红……
  他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  他的新娘也不叫红红,而是叫梁雁。
  一个月前的一天傍晚,梁雁从大连来到本市。入住宾馆后,下楼出门,一辆出租车驶到面前。捷达,九成新。
  小姐,您去哪儿?司机探出大光头。

  我头一回来,给你200块带我转转!
  哇噻,200块!大光头嘴咧成碗,想不到碰上了大买卖。他拉着梁雁到处瞎转。路过一家烧烤店,梁雁说,我饿了,咱们在这儿吃饭吧,我请!大光头一听,差点儿把车开上树。
  两人停车进店。梁雁点了一桌子好菜。大光头美透了,一通胡吃海塞。饭后,他把梁雁拉到宾馆。梁雁下了车,不走,拿眼勾大光头。大光头一看有戏,说我也上去坐一会儿?梁雁说,温饱思淫?大光头笑起来,哈哈哈!跟着上了楼。进了屋,梁雁打开一瓶矿泉水递给他,自己也来一瓶。大光头接过来,咕咚咚!喝完,马上就迷糊了。
  水里事先下了药,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。
  梁雁拿起车钥匙,下楼,把车打着火,开到郊区藏起来。
  第二天,她找到热恋中的任贵,说我有个开出租的朋友不想开了,想把车卖了。你打听打听有人要吗?捷达,九成新。卖了我们能拿回扣。准备办喜事的任贵一听就乐了,正好有哥们儿托他买车。可是人家要自己开,不跑出租。梁雁说那好办,见见新就行。俩人把出租车的标志刮下来,重新烤了漆。车以八万成交,梁雁给了任贵一万,剩下的自己全笑纳了。
  麻醉抢劫是要案。凌峰接到报警后,捷达车就被挂了号。车卖出没一个月,买车的倒霉蛋就落网了。他连叫冤枉,供出任贵。因为大光头报案时心虚,说是一个男人下的药,任贵当然成为抓捕对象。

  动手这天,正赶上任贵办喜事。执法得讲人性,凌峰叫队员们一直在现场盯着。直到酒席散了,这才瓮中捉鳖。可是,审讯三分钟,凌峰就暗自喊糟了,主要犯罪嫌疑人是新娘!再回头,人已不知去向。
  梁雁当晚就坐上了开往郑州的火车。下车后,她安顿妥当,打扮一番,走进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咖啡厅。幽暗的灯光,神秘的氛围。圆形小舞台上有两个穿透视装的菲律宾女歌手,弹着吉他唱英文歌。
  梁雁点了一杯最贵的洋酒,坐在沙发上,悠闲地听着根本听不懂的洋歌,耐心地等待前来买单的男人。
  当歌手唱到第三支曲子时,一个长着金鱼眼的男人走了过来。
  小姐,一个人喝酒多寂寞啊,让我陪陪你?
  梁雁最恨这种男人,脸上却嫣然一笑。
  金鱼眼一屁股坐下了。
  两人各怀鬼胎,却越说越投机。三生有幸,相见恨晚。没多一会儿,金鱼眼就喊买单,然后带梁雁上了楼。
  进了房间,喝上咖啡,金鱼眼就要灯下抱美人。手才刚伸出去,眼皮就不给力了。
  梁雁多利索啊,趁着往咖啡里加糖,多加了一味东东。
  这东东很拿人,谁用谁知道。
  这不,金鱼眼用了,还没怎么着,就灯下抱枕头了。

  梁雁从随身带的坤包里拿出绳子,把金鱼眼捆成大肉粽,又用胶带封住嘴。然后,撸下金表,从手包里翻出了现金、手机。清点现金,小五万。得,不少!她走出房间,随手把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挂在门把上。出了酒店,打的直奔火车站,随便上了一趟马上要出发的车。
  车是到威海的。她下车后,租了一间公寓住下。
  夜深了,月光如水,屋里屋外笼罩在梦中。
  梁雁睡不着,走过的人生如电影一幕幕——
  她是爸爸与初恋情人偷偷生下来的。两岁的时候,生母因病去世。之后,她就成了后妈打骂下的可怜虫。小学毕业后她没再念书,混入社会,有了第一次犯罪。那天,她跟几个混混儿一起吃饭,一个叫老江湖的去厕所,一起身,皮夹掉在地上。梁雁动了念,捡起来就跑,一直跑到外省。包里有上万块,让她过了一个多月潇洒的日子。想不到,有一天竟然与老江湖狭路相逢。老江湖报了警,法院判了她两年刑。她进了监狱,也学坏了。知道了最龌龊的事,也懂得了麻醉抢劫。刑满释放后,她才知道爸爸已经不在了。她在爸爸的坟前摆了两瓶酒,自己一瓶,爸爸一瓶。打这以后,她成了没家的人。
  抢了大光头,抢了金鱼眼。今后怎么办?不知道……
  这样想着,她流泪了。
  忽然,咚咚咚,有人敲门。
  你家漏水了,都漏到我家了。你开 开门,看看哪儿漏了?
  梁雁刚一开门,冲进几名警察,用枪抵住她的头。

  来的是郑州刑警。梁雁趁乱把戒指吞进了肚子里,疼得直不起腰。可是,警察并没有放过她。豆油,韭菜,折腾得死去活来,到底把戒指拉出来。在接下来的审问中,梁雁听出门道儿,就把抢金鱼眼的事痛快招了,咬死说没干过别的。
  因麻醉抢劫,她被判有期徒刑6年,送进郑州女子监狱。
  为了早日减刑出去,梁雁发狠劳动。每天盯着缝纫机,眼都直了。有时一口气加班两天两夜,累得趴在机器上就睡了。
  寒来暑往。她的表现得到一致认可,获得减刑一年的奖励。年底,就能走出监狱了。
  差五天就能出狱的时候,监狱外来了警车。
  狱警对她说,你把缝纫机关了吧,公安局来人找你了。
  梁雁一听,哇地哭了。
  走进监狱的正是凌峰。
  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?
  知道。
  6年前始于新婚之夜的追捕终于画上句号。
  谁能说得清,凌峰和他的弟兄们为此吃了多少苦!

共1条记录,每页1条,当前第1/1页    第一页|上一页|下一页|最末页  转到第页  
  • 网站标识码:6206000035
  • 甘公网安备 62060002000102号
  • 版权所有:武威市公安局
  • 地址: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新城区天丰街 陇ICP备090040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