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队伍建设 > 警察故事

爱的传递

发布时间:2017-07-14 08:48 作者:武工轩 来源:武威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:

  一大早,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,侧耳细听,声音是从女儿的房间传来。我本想去看个究竟,但想起她前一天晚上的事,便放弃了这种想法。

  女儿上五年级了,平时什么都好,就是有点马虎。就在前一天晚上,又因为粗心而导致一道应用题前功尽弃。这一次,我没有忍住,发火了,并且让她重新把题做了五遍,算是对她的惩罚。做题时,眼泪一直在她眼眶里打转。做完作业,女儿直接去了卧室。整个晚上,我俩都没有再说一句话,气氛有点压抑。
  冷静下来,我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,想去和她好好交流下,但发现卧室的灯已经关了。在愧疚和不安中,我辗转反侧了一夜。
  细微的声音不时传来,间或还有剪刀剪纸的声音。我没有忍住,悄悄推开了女儿的房门。看到我,她连忙扑下身子盖住了书桌上的东西:你先出去,你先出去,我马上就好了。
  我退出房门,想着她那神态,不像是还在生气的样子,便返回房间又躺在了床上。
  爸爸,把眼睛闭上,我进来了。一会儿,女儿在门外敲门说道。
  我照她说的做了。听到了女儿的脚步声,还有纸张展开的声音。
  好了,可以睁开了。
  一幅画映入眼帘。绿色的草坪、悠悠的白云,还有安静的小河和婆娑的柳树,草坪上有几个小人,正手拉着手在散步,仔细一看,这些小人都是用剪纸贴上去的,明显是一家人。
  爸爸,父亲节快乐!话音未落,女儿已在我脸上亲了一口。
  今天是父亲节?我这才想起来。还是女儿细心,能清楚地记得这个节日。
  心里感到欣慰和甜蜜的同时,愈发愧疚。于是,我问她是否还在生我的气,女儿看着我:生什么气?没有一丝伪装。她的这个样子让我突然想起我自己小的时候。
  小时候,调皮的时候也常常被父亲揍。当他那拿惯了犁耙锄头、布满划痕的大手在我屁股上拍打时,我能感觉到表面的疼痛以及深入肌理针扎般的刺痛,那一刻,我多希望他一直在坡上干活,晚上也不要回来。
  我在抽泣中睡着,又在半夜抽泣中醒来,母亲责怪父亲下手太狠。我没有听见父亲吭声,只感到他把被角拉起看我屁股的动作。第二天中午,父亲在我刚放学的时候就从地里回家了,手上提着一只小野兔。当他递到了我手上的时候,我分明看到父亲手臂上有很多荆棘的划痕,有的地方已经渗出了血珠。
  屁股还痛不?父亲问我。而此时,我才想起前一天晚上的事,便伸出手,摸了摸,没有感觉。
  那时,我们还都不知道有父亲节,但对父辈的爱和孝敬却没有固定在某个特定的时期。父亲不会说出什么大道理,也不会在打了我之后向我道歉,但那无私、浓浓的爱却隐藏于每一个动作、渗透于每一个时刻。
  父辈的爱,子女的孝敬,从来就不需要刻意的学习、模仿。它渗透于我们每一个人的血液、灵魂,根植于人类的遗传基因,无论是晴空万里,还是泥泞雨雪,它都在默默地传递,从来不曾缺席。

共1条记录,每页1条,当前第1/1页    第一页|上一页|下一页|最末页  转到第页  
  • 甘公网安备 62060002000102号
  • 版权所有:武威市公安局 制作单位:深圳市神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  • 地址: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新城区天丰街 陇ICP备090040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