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队伍建设 > 警察故事

花花

发布时间:2017-07-28 08:14 作者:李迪 来源:武威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:

  古老汉其实并不老,才五十出头。因为姓古名乐寒,长相又显老,就被人叫顺了嘴。他孤身一人,靠在火车站帮人背行李讨生活。有时候找不到行李可背,就去工地干糙活儿。就是这么个穷人,还遇上了“碰瓷”的。这天,他帮人家扛箱子,“砰”的一声,身后什么东西摔地上了。回头一看,是个花瓶。一个秃子揪住他衣领,你瞎了?我这是清朝的玩意儿,你赔!张口就要十万。古老汉说我有十万就不在这扛包了!你“碰瓷”也找个有钱人啊!秃子抬手就打,古老汉一膀子撞倒他,捡起砖冲他头上一拍,就出了人命。
  古老汉吓得一躲三个多月,也没躲过去。
  凌峰说,这叫过失伤人,你跑什么?
  古老汉说,我怕抓住了枪毙。
  凌峰笑了,什么事都枪毙,那得多少子弹啊?你过来看看记录,有没有不对的?
  古老汉说,……我不识字。
  那我给你念念,不对的你就言语一声。
  对,都对!
  急什么啊,我还没念呢!
  凌峰念完了,古老汉又说,对,都对,秃子碰我瓷,我拍秃子!
  凌峰忍住笑,叫人把老汉送看守所。

  古老汉不走。
  怎么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
  古老汉的眼圈突然红了。凌峰让他坐下,有话慢慢说。
  原来,被抓前,古老汉在农村租了间房子,租金提前交了半年的,衣服被褥全放在里头。他要是进了看守所,外面也没人帮他,租期到了以后,房东会不会把东西扔了?再说,自己连个换洗衣服都没有。
  凌峰听完,半点儿都没犹豫,走,现在就带你去拿!
  真的?可不真的,你带路!好几十里呢。那不叫事。走!当下,凌峰喊上人,带着古老汉上了车。车都开了,古老汉还不相信这是真的,简直跟做梦一样。当车开进村里时,凌峰忽然发现古老汉的脸上起了变化。由兴奋企盼,渐变成忧郁愁苦。他应该高兴才对啊,这是为什么?一行来到古老汉租住的院子。一看,傻眼了。房子换了一把新锁,住进了别人!古老汉呆若木鸡。
  凌峰火了,房东呢,出来!房东赶紧从正屋里钻出来。古老汉给你房租了吗?给了。给了多长时间的?半年的。租期到了没有?没到。没到?那你凭什么又租给别人!啊?你这不是欺负人嘛!古老汉的东西呢?房东往煤棚里一指,……我,我放那儿了。古老汉的衣服被褥被卷巴卷巴堆在了破煤棚里。要不是来得及时,一下雨就全完了。同来的人七手八脚帮助收拾起来往车上装。这时,古老汉两眼巴望着凌峰,有话要说,没敢说。凌峰早就看出他心不在焉了。古老汉,你还有什么事吗?我,古老汉浑身哆嗦着,我还有一只狗……什么,狗?没错,古老汉还有一只狗。一只叫花花的小狗。花花是一只流浪狗,浅黄色的京巴串儿。七年前,它才有手巴掌大的时候,被古老汉从垃圾旁边捡起来。他可怜它,正像可怜自己。它还是个孩子,就学会翻垃圾吃了。它缩在垃圾里,看着来来往往说说笑笑的人们,没有谁关心它的命运。古老汉看见了它,收养了它,为它起了个名字叫花花。从此,相依为命,风风雨雨,形影不离。三个多月前,古老汉因为出事躲了。
  花花呢,花花还在吗?
  古老汉四处看,看不见它摇着尾巴的小身影。
  他问房东,我的花花呢?
  我扔出去好几次,扔多远它都跑回来!
  啊,花花还在!花花在哪儿?
  在那个烂鸡窝里。凌峰听房东这样说,马上走向对面的烂鸡窝,探头朝窝里一看,看到了一双惊恐万分的大眼睛。古老汉叫了一声,花花!叫声没落,花花就从烂鸡窝里钻了出来。饥饿肮脏的,骨瘦如柴的,摇摇晃晃的。一出来,就扑到古老汉怀里。它没命地舔着主人,望着主人,委屈地摇着尾巴,摇着尾巴。花花啊,花花,古老汉早已哭成泪人。他紧紧地搂住花花,不知道这几个月它是怎么过来的。花花也不明白主人发生了什么事,不明白主人为什么突然离它而去。但是,它坚信主人会回来。主人一定会回来。它坚守,它坚持。白天出去翻垃圾,夜晚回来守破屋。星星,月亮;凄风,苦雨。
  花花啊,我的花花,古老汉哭叫着,悲痛欲绝。我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……凌峰拍拍他的肩头,别哭了,我们把花花一起带走!
  啊?古老汉没听清。

  后来,古老汉被判了刑,要离开看守所,前往监狱服刑。就在他要上车的时候,花花像疯了一样从菜园那边儿冲过来,一头扑在他怀里。花花啊,我的花花,古老汉抱着它号啕大哭。花花舔着他的泪。舔着,舔着,它也哭了。高亮说,你放心去吧,我们会好好照顾它。你安心服刑,争取早日回来,我们和花花都等着你!
  古老汉走了。花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每天仍旧从监室的天窗向下张望。天黑了,它就冲监室轻轻叫几声——汪汪,汪汪!

共1条记录,每页1条,当前第1/1页    第一页|上一页|下一页|最末页  转到第页  
  • 网站标识码:6206000035
  • 甘公网安备 62060002000102号
  • 版权所有:武威市公安局
  • 地址: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新城区天丰街 陇ICP备090040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