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队伍建设 > 警营文化

栀子花开

发布时间:2018-09-14 06:49 作者:刘美兰 来源:武威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:


  又是栀子花开时,她喜欢这个季节,走到哪个角落,都能从空气中嗅到栀子花的芬芳,清冽而怡人。
  她进入了恋爱预习阶段,表姐介绍的,是市公安局特警队的戴钢。表姐经常对她敲黑板:“王小柔,谈恋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错过了,那就是个遗憾。”
  表姐在市公安局工会工作,她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每年5月与市妇联共同策划警地青年联谊活动,男女青年各24人,可自带亲友团3人,在某公园一角用彩带圈出一块地来,开展异性搭档才能完成的野战项目。活动简单却带来很高的牵手成功率,但王小柔从来不曾应表姐邀请参加过一次。
  王小柔今年28岁了,她外表秀气文弱,内心却十分逞强,已完成从学霸到建筑设计师的华丽转身。表姐说:“小柔,别瞧你是个建筑设计师,要抓紧时间啊。”
  说是说,做归做。面对表姐经常给她手机上发一些相亲信息。王小柔叫苦不迭:“求你了,表姐。我要的是一眼缘。”
  这天一大早,王小柔的手机就响了。“小柔,你来救个急吧,在琴台公园东南角,上午九点钟必须赶到,今天24个女嘉宾有一个来不了。快点呵,救火如救命呵。”说完电话就挂断了。还是睡眼惺忪的王小柔气得不行,再回拨却怎么也拨不通了。

  王小柔一看闹钟已经七点钟了,表姐的工作是必须要抬桩的。王小柔找了件黑色运动服,就那么朴素无华地跳上了地铁,心想,今天就我不是为相亲而来,嘿嘿。
  到了表姐指定位置,湛蓝的天空下,彩旗招展,人声鼎沸。表姐和她的团队正在忙着人员名单的分组。王小柔没有熟人,见不远处的秋千架下,有一对慈祥的老夫妇正带着个扎蓝蝴蝶结的两三岁小女孩玩秋千,很有兴趣地走了过去。
  “阿姨好!”稚嫩的童音,像温柔的小钩子一下就钩住了王小柔。
  活动开始了,表姐在远处向王小柔使劲招手。
  分组了,王小柔觉得自己运气不错,遇上了特警戴钢,至少在进行“结对跑终点”的游戏中会有不错的表现。王小柔悄悄地向戴刚靠近一些,想比比戴刚到底比自己高多少,还好,至少能过他的肩头,她稍稍自信了些。
  “我叫戴钢,咱俩搭档。”戴钢乍看有些冷峻,但眼神却是暖的。特警T恤使他高而结实的身材看起来像钢铁侠。
  “王小柔,合作愉快!”王小柔又补充:“我的体力不行,有可能你需要拖着我跑。”
  戴钢笑了笑:“没上场就打退堂鼓。没关系,拖着你跑应该是很轻松的。”

  “爸爸,爸爸。”一个小女孩跌跌撞撞地从草地那边向戴钢王小柔跑过来。王小柔惊讶地看着戴钢抱起小女孩说:“我女儿,也是我的亲友团成员。”她冲着小女孩笑笑,心想这人竟然带着孩子来参加相亲活动,真是够坦诚的!还好自己就是来充数,又不是真正来相亲。
  小女孩骑在戴钢的肩头不肯下来。两位老人在草地那头急得不行,这可是个相亲活动呢。只见戴钢轻轻地对小女孩说着什么,小女孩接到指令,小鳗鱼一样紧紧地箍住了戴钢的头,两只胖小腿交叉紧紧贴在戴钢的胸前。
  “记住,要听我的口令。一二一,一二一。”只露着眼睛鼻子嘴的戴钢示意着王小柔。这时,工作人员正用背包带将戴钢左腿和王小柔右腿捆绑在一起。王小柔抿嘴一笑,用右手做了个OK的动作。
  发令枪准时打响。
  奔跑中的王小柔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梅花鹿,轻灵、欢快、充盈。跑着,跑着,突然脚下踩空,一个前冲差点跌倒。“抱紧我的腰。”戴钢的声音低沉而有力,她立刻响应他的指令。瞬间,王小柔觉得自己被带着飞了起来,丝毫没有感觉到三个人的奔跑带来的牵绊。一二一,他俩步调惊人的一致,让他们获得全场叫好声和掌声。
  “冠军组合。好样的。”表姐站在终点处,张开手臂一把将小女孩从戴钢肩上接了下来,王小柔看到两个老人也向着他们开心地走来。

  王小柔假装抬手擦汗,想为刚才的闪失感谢一下戴钢。她抹着额头的汗水,刚一抬头,发现戴钢正仔细端详自己,眼神里有一点不一样的光彩,王小柔的脸腾地就红了。表姐压低着嗓子咬着她的耳朵说,“小柔,你觉得戴钢怎么样?”原来一切都是表姐的策划。
  “阿嚏”,一个小飞虫飞来,王小柔打了个喷嚏,她看到小女孩亲昵地爬进戴钢的怀中,不由内心一动,对表姐笑了笑。
  相亲活动结束后,王小柔的生活又回归平常,忙碌工作之余,王小柔偶尔也会想起活动那天他们勇敢而默契的奔跑的样子。
  一个午后,戴钢打来了电话。放下电话,王小柔坐立不安,犹豫着是不是要如约前往。她想见见戴钢,但又觉得在与戴钢是否交往这个问题上,自己还有很多疑问,比如你是什么时候离婚的,孩子为什么没有跟着妈妈,两位老人是孩子的爷爷奶奶还是外公外婆……
  赴约,两人漫步在江滩。戴钢穿着很休闲,一条黑色西装裤搭配着浅蓝色的衬衣,而王小柔一袭亚白皱面长丝裙随着江风飘曳着,似乎在表达着她复杂又多变的心情。
  给你讲个特警故事吧。在江边的一片栀子花林间,戴钢把小女孩的身世一五一十告诉了王小柔。

  “我们大队长叫程功,是特警队的第一任队长,他爱人是我们女子特警中队的神枪手,两人是我们队里立功最多的人……不幸的是,夫妻俩在执行一次特别任务途中,遭遇车祸牺牲了。那天见到的小女孩就是他们的孩子,她叫程程。大队长夫妻牺牲时,程程还太小,还没记住他们的模样,只记得爸爸妈妈身上的特警制服,所以见到穿特警衣服的就叫爸爸叫妈妈……大队长生前待我如亲弟弟,他的父母早逝,眼看带着程程的外公外婆年纪也大了,我就经常上门带程程出去玩儿,在程程眼里,我就是她爸爸。我有个奢望,不知你是否赞成,我希望这种美好能在她心里延续。我也希望我将来的另一半能接受我的这个选择。当然,如果她不接受,我也会尊重的。”
  王小柔没想到可爱的小女孩身上竟有着这么残酷又感人的故事。没有当过警察,但她却被戴钢的铁血柔情打动了。她曾经在西藏的山南地区当过2年支教老师,直到现在她仍在资助两名藏族女孩的学费。热爱公益的她,理解戴钢的这份超出血缘的父爱。听着耳边戴钢温和的声音,她突然觉得四处涌动而来的花香浓烈而醉人,之前的许多疑问在一瞬间都有了答案,她微笑着对戴钢说:我觉得,我们可以试试,就当作恋爱的预习吧。
  月光下,和煦江风吹动起一片片的栀子花,如银白色的波光,王小柔似乎看到,小女孩正拉着外公外婆的手,欢快地从远处慢慢地向他们走来……

共1条记录,每页1条,当前第1/1页    第一页|上一页|下一页|最末页  转到第页  
  • 网站标识码:6206000035
  • 甘公网安备 62060002000102号
  • 主办单位:武威市公安局
  • 地址: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新城区天丰街 陇ICP备09004086号